MBA已经跟不上数字时代了吗?

编者按:

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网站日前刊文指出:MBA向来是商管教育的典型,为企业提供大量准备就绪且训练有素的经理人,人数比任何其他硕士课程都多。然而,现在大多管理学的课程设计,仍然停留在20世纪的商业需求规划,已经逐渐与今日的数字化时代脱节。

过去约四十年当中,美国企业发生了极大的改变。今日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企业,是微软(Microsoft)、Meta〔脸书(Facebook)〕、苹果(Apple)、亚马逊(Amazon)、特斯拉(Tesla)与字母公司[Alphabet,即Google母公司]。除了拥有超级工厂的特斯拉之外,这些数字原生企业把知识、人才、用户网络与创新,当成他们的关键资产。这与20世纪的企业巨头不同,像是通用电气(General Electric)、美国钢铁(U.S. Steel)、通用汽车(General Motors)、福特(Ford)、固特异轮胎(Goodyear Tire)与埃克森美孚(ExxonMobil),这些企业依赖土地、建筑物、机器、仓库与实体基础设施,来制造实体产品。这个巨变的规模,可以用下列事实来判断:根据我们的计算,每个21世纪数字巨头的价值,至少是20世纪工业巨头平均价值的十倍。

但是,这个故事的重点不仅在于数字巨头。目前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里,有80%是在1990年之后上市,而且更有可能是像Airbnb与Uber那种轻资产的数字原生企业,而不是像美国铝业(Alcoa)或华格林(Walgreen)那样资产密集的公司。

工商管理硕士(MBA)一直是商管教育的典型,为美国企业提供大量准备就绪且训练有素的经理人,人数比任何其他硕士课程都多。虽然MBA课程持续演变发展,以满足企业不断变化的需求,但我们认为,应该加快改变的速度,才能确保MBA学位经得起未来的考验。否则,就会出现像Intuit创办人史考特.库克(Scott Cook)所描述的危险情况:当MBA来到我们这里,我们必须从根本上重新训练他们,因为他们之前所学的,都无法协助他们成功创新。

一些最早的商学院,是为了满足工业公司与汽车公司的需要而成立。例如,麻省理工学院(MIT)的商学院,是以通用汽车前执行长艾佛烈.史隆(Alfred Sloan)的名字命名。宾州大学(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的商学院,是以工业冶金业的领导人约瑟夫.华顿(Joseph Wharton)来命名。商学院向来划分为一些严密界定范围的科系,像是财务金融、会计、生产与营运管理、行销、人力资源等。这种以科系(部门)来划分的结构,模仿了20世纪的汽车或工业公司。

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,商业的主流逻辑,是以使用实体资产来制造实体产品为基础。最大的投资在于机器与工厂。制造产品的成本包括劳动力、原材料、能源与机器工时,这些成本消耗了营收里的大部分获利,只留下微薄的利润。实体资产会随着使用而贬值。因此,经理的主要角色,是对实体资产进行明智的投资,降低生产成本,并从劳动力与实体资本当中获得最大的效率。由于长途运输实体物品的限制,因此大多数公司都在当地市场营运,这意味世界各地的众多公司可以制造相同类型的产品。这种情况适用于报酬递减法则(laws of diminishing returns),也就是机器或人力可以制造的产品有极限。当公司变得太大或获利太高,就会出现竞争对手以较低的价格制造仿制品,窃取市场占有率并侵蚀获利。

数字企业不遵循这些法则。例如Google的搜寻引擎,Meta的脸书或微软的作业系统。每个新客户的服务成本微不足道,因此每一美元的营收都能直接转为税前获利。数字资产可以在无限的地方使用无数次,不会受到任何侵蚀。其实,由于网络效应,每次使用都会让数位资产的价值增加,导致报酬递增。知识产品可以透过互联网,在瞬间传送到世界各地,所以大部分的数字公司都在全球竞争。这个策略加上极低的变动成本,意味着很少企业能够成功地应付整个全球市场。其中一些公司赚得了赢家通吃的获利。例如,脸书2020年的获利,等于三家20世纪巨头企业2020年获利的总和,包括花旗银行、沃尔玛与通用汽车这三家。如果这让你感到惊讶,别忘了去年苹果与微软的获利,分别是脸书2020年获利的三倍与两倍。于是,最主要的策略变成是要建立先发者优势(first-mover advantage)、扩大你的市场,与尽快成为全球市场领导者。用会计术语来说,这意味着:让营收成长,而非管理各项成本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典型MBA课程的主要科目必须跟上变化,好让学生为当今的企业运作方式做好准备。

除了商学院内部的转型之外,对于打破学系间壁垒的需求也日益增高。例如,像Meta这样的公司,行销与策略遍布整个公司,而不是特定部门的权限。

更重要的是,MBA教育必须持续演变发展,从演算法式的学习(针对预先确定的问题,教导预先确定的答案),转变为满足持续变化的企业更高层次的需求:创意、同理心、领导力、冲突管理、策略思考、了解技术的进步与颠覆、危机管理,解决问题,以及动态决策。因应这种转变的准备程度如何,可以很容易用下列方式来判断:计算有多少刚接受完训练的MBA,已经准备好可以面对新冠疫情造成的颠覆破坏。我们列出来的商学院课程转型,进展速度如何,将成为区分一流MBA课程与其他MBA课程的指标。

原文见:https://www.hbrtaiwan.com/article_content_AR001094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